欢迎光临深圳市涌源基坑降水钻井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电话:0755-36851723 手机:13802239269
客户见证


客户见证

工程案例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深圳市涌源基坑降水钻井有限公司

电话:0755-36851723

手机:13802239269

地址: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镇办事处楼村公常路647号

当前位置主页 > 客户见证 >

广州打井|广州钻井|广州打井出水案例

文章出处:未知网责任编辑:admin 人气:发表时间:2014-08-26 09:27

在国外打井的体会和见闻

      在平台上打井,虽然都是一样的程序一样的活,然而在国外比在国内毕竟还是有区别的。因为是在日本,是为JDC公司服务,所以我们必须得按人家的规章和要求去做,这样,我们就感到了有很多地方的不一样和不适应。例如:我们在国内时有活就一鼓作气的干完,没活时就到休息室坐一坐,抽支烟喝口水。从不拖拖拉拉。可是在日本,他们的规定是每天只有3点9点这两个喝水吸烟的时间。到点你放下手里的活就去休息,甭管忙不忙。每次仅休息15分钟,过时不补。早中午三顿饭,每顿饭只有半小时的功夫。其他时间都得不停地干,不怕你慢就怕你停下来。他们不管你那工作何时需要紧张,何时需要松弛,只要你不停地干就是好样的。就像过去使用劳工似地,为此我们都感到很别扭,很疲劳。

      在日本,打井的岩屑是不可以直接入海的。因为他们也怕环保部门抓到罚钱。他们用绞龙将岩屑从振动筛处传送到甲板上的岩屑箱里,然后再吊到拖轮上拉走。正常钻进时半小时就能装满一箱,所以水手光是吊装岩屑箱就够忙的了。由于夜里或有风天拖轮不来,这样有时平台上空岩屑箱就不够用了,日方人员没法了也就会让我们偷偷的往海里倒。我们是既要听日方领导的,又要听中方领导的,因而有时也不免发生矛盾,使我们不知是干好还是不干好。为此只得找翻译去和对方谈判解决。当然,最后还得听日方的,因为我们是日方的雇员嘛。

      日本的垃圾不能随便扔,要分类。如钢铁归在一起,专有料箱盛放。其它可燃性垃圾放在一起,不可燃的如生活垃圾和可乐罐等也要分开放。每天光是装垃圾的塑料袋就要用几十个。这些都要由我们水手分别装箱吊走,可见活是多少了。如果没有这些活时,那就扫甲板搞卫生,总之是不能闲着的。

      从日本人对垃圾的处理上使我看到,这种管理还是比较好的。因为这样分开,不但能回收可利用之物,而且可以使无用的垃圾容易处理,不至于污染环境。

      日方还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的地方是:他们的小队长、司钻、机械师等领导人和下边的工人一样,不但不脱产,而且啥都干,还啥都会干。这使我们中方的领导很被动。干吧,好像在工人面前丢面子;不干吧,又怕被日方瞧不起,真够他们为难的了。

      日方的“三浦”和“高山”两个小队长,还有“宾伍”和“铃木”这两个司钻,天天如此的坚守在岗位上和大伙一块干。还有机械师“津村”,他不但会车工、钳工,还会卯工和焊工活,不论平台上哪有设备上的问题,他都去修、去解决。给人的感觉就是实在,没有领导架子。

      在平台上的所有日方人员中只有“原野”、“及川”和“后藤直仁”这三个管我们水手的头平时显得轻松一些,因为他们的工作主要是接送船只和飞机的。船上所需物资的上下、人员的来去,都是由他们计划安排的。我们水手就听他们的调动,叫怎么干就怎么干。虽然我们双方语言上有些不方便,但是通过比划、文字或翻译传达,所有的任务倒也都完成了。当然我们双方在工作中互相也都学一点对方的语言,以便更好的理解对方。不过要想记住那些不常用的日语单词也不是很容易的,只有那些日常用语,因为用得多、用得熟的缘故,才记住了几个。例如:“考你其哇”是“你好”;“袄哈约,搞扎乙妈斯”是“早上好”;“哇卡里妈斯”是“明白”;“阿里嘎刀”是“谢谢”;“撒油拿啦”是“再见”等等。

      上平台之后,按日方的要求,安全帽都要写的名和血型。这大约是以便吧?日本人的姓写出是汉,但读却和中相径庭。例如有个泥浆工程师名叫“星野”,可他们的发音却是“猴戏脑”;如果再加上先生的尊称“君”,读作“桑”,合起来就成了“猴戏脑桑”,其实这不过是汉语的“星野君”三个字的日语发音而已。因为“小熊”的日语发音是“欧个马”所以,小熊先生我们就称呼他“欧个马桑”。

      只因为我们的帽子上都有了标记,因此不但是中日双方互相都便于识别了,而且,我们也不得不更严格的要求自己了。倘若我们谁不小心出了问题,那么日方不但很容易的就指出了是谁,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就会被开除回国了。

      在平台上工作,安全本来就是十分重要的,尤其是在日本期间就更为重要。因为那时平台上连个医生都没有。这是日方为了减少开支而将医生的配置取消的。试想,船上没有医生,万一出点事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呀,尽管船上带有足够的药物,可是由经理保管着,是不能随便用的。所以我们不能不小心又小心,尽量避免出事啊。然而,小心只能避免外伤,却避免不了生病。我到日本后不久,就因为劳累和吃的不习惯而上火生病了。不过不严重,只是生了口疮,还有舌头溃疡疼一点。可我没好意思去找经理要药,就那么坚持挺着,结果导致后来回国时发高烧大病了一场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日本期间,生活费由国内的30元人民币改成了50美元一天。看上去提高了很多,但是由于日本的物价特别的高,再加上卧具、厨具和清洁用品都要出在生活费里,因此,伙食上就不那么好了。尽管每日早、中、晚、夜四餐数量都不少,菜的花样也挺多,并且还要兼顾中日双方的习惯,这样一来,给我的感觉就跟在国内时没什么大的区别了。若说有区别的话,那就是我们也吃过日本餐了。日本人喜欢吃甜食和生食。菜肴多是鱼,主食多是米饭和荞麦面条。因为每顿都有中餐和日餐,大伙可以随便吃,所以我们也没少吃日本料理。

      虽然什么东西都可随便吃,但是你要做到绝不浪费才行。也就是要吃多少盛多少,不够吃再盛,就是不能盛得太多导致吃不了倒掉。这一方面是为了节约,另方面也是在培养我们的自身素质,改掉以往肆意铺张浪费的坏习惯。

      初到日本的时候,不知啥原因使我像营养不良一样,发生过一次虚脱,两次大腿抽筋。自己总感到血压太低、血糖不够用。当然这也可能是由于我有慢性胆囊炎病不能吃猪肉和大油的缘故,而日本鱼的做法不是烧烤就是生吃,况且糖多盐少,不大合我的口味,以至使我摄入的盐量减少而引起的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  在日作业期间,我们的工资待遇是28天360美元,相当每天25.71美元(国内的工资和任何补助都停发了,仅有这点收入。合着两个月才挣360美元)。这个数在当时不但照日方人员相差很多,就是照中方人员的国内收入也没多哪去呀。可我们的工作却是实实在在不能含糊的。风险是不能避免的。在没出国之前,很多人都非常想出国,可是出去一次后就再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了。若不是怕别人说闲话、怕回国后没有岗位,有些人真想以后不出去了。就像现在在印尼、利比亚、伊拉克的人员,若不是公司和工作的需要,哪个愿意出去呀?

      我们给JDC公司打的那口井计划是5000米,限时是180天。就是一切顺利的话也要打到年底的。所以我们每人都倒班了四次以上。直到年底才结束作业,拖回了大连。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惠州打井|惠州钻井|惠州钻井出水案例

技术支持:瑞呈新业瑞呈新业